原西藏军区司令员金金吾逝世,任驻拉萨第18军总司令员


原西藏军区司令员金金吾逝世,任驻拉萨第18军总司令员
原西藏军区司令员金金吾逝世,任驻拉萨第18军总司令员

本报记者从Xi金吾同志的亲友和殡仪馆了解到,原成都军区顾问、原西藏军区(副军)司令员Xi金吾同志因病医治无效,于2021年3月2日下午在西战区总医院逝世,享年101岁。

据公开资料,Xi金吾1920年12月出生于河北省平山县。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,次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抗日战争时期,Xi金吾担任八路军115师的班长、青年军官、连长、指导员,冀鲁豫军区的队长、营长、副司令,参加晋东南和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反“扫荡”。

解放战争时期,Xi金吾任冀鲁豫军区野战军第七纵队第二十旅第五十八团副团长、团长,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第十八军第五十二师第一百五十四团团长,参加了挺进大别山、淮海、渡河等战役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Xi金吾参加了湘南、西南、成都、昌都战役。继Xi吴金之后,历任十八军第五十二师参谋长、西藏军区第五十三师副师长、西藏军区昌都军分区司令员、西藏军区副参谋长、西藏军区副司令员、军区司令员、成都军区顾问。他被授予独立和自由三等勋章、解放二等勋章和独立功勋荣誉勋章。

图为1951年2月22日,十八军先遣支队154团团长Xi金吾(右)与政委杨军(左)在洛龙宗合影。图片来自中国西藏网

延伸阅读:

戎马倥偬雪山情——访西藏军区原司令员郄晋武

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2011年对金晋武将军的采访。以下是文章全文:

在采访Xi金吾将军时,记者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。虽然之前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,但由于Xi金吾将军年事已高,要采访这样一位一生戎装、出类拔萃的老将军,他担心会犯错误,偏离初衷。

在西藏军区军事历史办公室主任李文明的配合下,我们在成都军区老干部院会见了Xi金吾将军。90岁的Xi金吾将军身材高大,头发花白,眉宇间有一种阳刚而威武的气质。Xi金吾一生征战南北。从他的话中,记者听不出赵岩方言。

得知记者来自西藏,Xi金吾将军非常热情。虽然身体不是很好,但还是特意安排了一个小时的面试。

先遣支队为了度过粮荒、克服困难,提出“生活高原化”

1950年3月,十八军决定向西藏西康藏区派出两个先遣支队。南路先遣支队由53师副政委缪丕组成,率领157团分别向甘孜和巴塘地区进发。北麓路进藏先遣支队的光荣任务交给了154团。

3月29日,52师师长吴忠率154团从乐山出发。先遣部队的任务是:调查研究藏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情况、军事档案、风俗习惯;了解沿线粮食供应能力,购买囤积一些粮食、柴火、牦牛;吸收和培养一批藏族青年;向西藏人民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和纪律;修建道路和桥梁,制造和准备穿越金沙江的船只。

" 1950年3月25日,我军第154团离开吴彤大桥,前往乐山军事驻地接受援藏物资."Xi金吾回忆道。五通桥区位于四川省西南部。1949年底,第18军第52师第154团驻扎在这里,追击国民党的残余分子

3月27日,先遣支队召开誓师大会。为了鼓舞士气,18军党委授予154团一面“先锋”旗帜。29日先遣支队从乐山出发,途经夹江,31日到达川西重镇雅安。“雅安向西没有路,我们就开始徒步行军。很难前进和供应。除了武器装备,每个部队还要带三四十斤大米。七连副连长张志海等几个同志扛了80斤。有的干部除了带吃的,还带了一些银元,路上用。穿越高原上无数座电缆桥,攀登二郎山、柘多山、松林口等高耸险峻的雪山,那种艰辛是无法形容的。“Xi金吾将军的思绪回到了进藏时的艰难岁月。

“作为先遣部队,我们实际了解了康区的藏族风俗、高原自然地理和气候特点,感受到了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、执行民族政策、尊重藏族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的重要性,以及建设甘孜前进基地的必要性。”

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从雅安出发时带来的食物已经吃完了。前山水满,补给困难。严重的食物短缺威胁着我们。这一次我们越是严格遵守毛主席关于“进藏不进饮食”的指示。经支队党委研究,经过长期规划,部队和马匹的口粮减半。4月28日我们到达甘孜后,一个多月的空投失败。先遣队想尽一切办法抓麻雀、地老鼠、鱼、挖野菜来充饥。一小撮反动喇嘛编造了麻雀、地鼠、鱼是‘神’的谎言来抗议我们。我们立即停止狩猎,挖了灰色蔬菜、野生油菜籽等。并干燥和储存了无尽的野菜。"

“为了更好地熬过粮食短缺,适应高原生活,团委提出了‘高原生活’的构想。学藏语,吃酥油,喝牛奶,拧毛线,织手套袜子。酥油、巴赞和牛奶是藏族同胞的美食,我已经习惯了。但是,一些大陆的部队同志真的无法适应酥油和牛奶的味道。作为任务,每天早饭后,各连队值班排长带头,党员干部学会吃酥油,喝牛奶。有些同志捏着鼻子吃酥油喝牛奶。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

情况逐渐有了好转。因为粮食严重不足,部队决定,每人每天减少粮食供应,增发一斤牛肉。很多同志肠胃受不了以肉代粮的饮食,各级就变着花样做牛肉,让大家吃下去保持身体健康。这时期我们还总结了高原行军的一些经验:通过空气稀薄的高山时少说话;高原沸点低,烧水、煮饭时多烧一会儿;把青稞炒熟后磨成糌粑,吃了不拉肚子;吃牛羊肉、糌粑要喝砖茶;粮食减半后可用糌粑拌野菜炒或蒸着吃。后来这些"生活高原化"的经验在全十八军推广。”

郄晋武和一五四团执行先遣任务时,在邓柯、德格、巴塘等地严格执行政策、纪律,不仅在当地,还在金沙江以西的藏族群众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吃大苦耐大劳,把五星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

十八军进驻拉萨后,一五四团奉命留下一个营驻拉萨,团主力继续前进,于1951年11月15日同时在江孜、日喀则分别举行了入城式。

“在拉萨以西的部队,都遇到了严重缺乏粮食和柴草的困难。刚到拉萨时,战士们拾些牛羊角、骨头和牛马粪作燃料,一些喇嘛说牛骨头不能烧,就停止了。军机关部长、处长们每天只给配两杯开水喝,其他人只能喝生水。那时年轻,也没啥。在江孜、日喀则的部队因缺粮缺柴,吃了三天的冷水泡豌豆。为了落实长期建藏的思想,部队除了训练教育和开荒生产,团党委还发出了学藏语文的指示。”

1952年,因为在高原修建公路环境恶劣,工程量和劳动强度太大,公路无法迅速延伸,当时空军尚不具备远距离空投的条件,部队后勤给养供应十分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西藏军区和西藏工委除大力组织畜力运输外,经过外交途径从海上绕道印度、锡金运输了3500吨大米到西藏。6月,一五四团从江孜南下调至地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的亚东地区,执行大米转运和修建储备仓库的任务。7月,李觉参谋长在亚东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中共亚东修建委员会会议,讨论了吸收当地上层人士组成修建委员会,做好统战工作;组成辎重营集中骡马参加运输。部队自己动手,伐木采石,修建仓库。

“第一批1000吨大米6月19日从上海起运,7月初到印度加尔各答,7月中旬运抵甘托克。我们已集中了1500匹牲口,分批到甘托克运输。总后勤部给亚东下达的任务是:12月底前完成3500吨大米的运输任务。我们计算了一下,每驮按120斤计算,需近6万驮次;从甘托克到亚东,每趟往返七天,同时还需修七八百间仓库储存。为提高运力,我们打算制造一二百辆马车,同时抽调部队修建亚东至江孜的马车路。”

“从亚东到拉萨,骡马要走十一天,物资运输相当困难。当时一斤马草最高要卖到两块银元,雇一匹马走一天要十一块银元,按里程计算比飞机票价格还高。在这样的困境下,我们一边修筑从亚东到帕里的公路,一边帮助群众看病、修水磨,还教群众唱歌,进行宣传教育。渐渐地,在群众中树立了良好形象。当时,江孜、亚东一带驻有外国军队,亚东又是一个同外国接壤的商埠,我们在亚东站稳脚跟意义重大。那时,境外敌对势力经常派人伪装成来往经商的边民,潜入境内搞特务活动,气焰十分嚣张。部队积极开展群众工作,打击敌人的破坏捣乱,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。有一次,敌人企图在仁青冈摸我们的哨兵,群众抢先向我们报告,我们早准备,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。1953年11月的一个深夜,三个特务妄想破坏我们新修的仓库,被我们警卫部队发现,在群众的帮助下,很快抓住了一个特务。就这样,我们在亚东站稳了脚跟,把红旗插上了喜马拉雅山。”

在进军西藏、建设西藏的征程中,郄晋武对中央“进军西藏不吃地方”指示的感受非常深刻。2009年8月,他在北京举办的“老西藏精神座谈会”上说:“从解放初期起,西藏工委、西藏军区领导、进藏部队和工作人员,团结西藏广大人民群众,共同担负起建设西藏的各项任务,进行开荒生产,修公路,建机场,组织运输,打通内外贸易等,冲破了反动上层的封锁,粉碎了敌人企图困死、饿跑进藏部队的阴谋,在西藏站稳了脚跟。接着,又在各种困难都很大的情况下,白手起家,创造了200多个西藏第一。”

1983年,郄晋武离休回到内地后,始终记挂着西藏的建设和发展。1990年他再次回到朝思暮想的西藏,并专程来到山南错那县边防;2001年、2005年,他又两次进藏,来到亚东乃堆拉山口看望边防官兵。

在郄晋武家的客厅里,悬挂着一幅布达拉宫彩色挂毯,寄托着老将军对高原的牵挂。采访结束时,老人欣然题词寄语西藏:“祝愿西藏发展前景更辉煌!”

临时受命,任十八军进驻拉萨入城式总指挥

1950年10月7日,昌都战役打响,解放军分别在邓柯、德格、巴塘渡过金沙江,分路向西挺进。郄晋武带领一五四团从邓柯渡江后经青海巴塘草原,迂回千里,与青海骑兵支队协同作战,直插昌都以西,截断敌人退路。

“昌都战役的胜利,粉碎了帝国主义势力和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的政治阴谋。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央人民政府签订了《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》。在胜利的凯歌声中,我们于1951年8月向拉萨挺进。一路上虽然没有战斗了,但是困难很多。从昌都到拉萨2000多公里的路上,我们过了"穷八站,富八站,不穷不富又八站",边走还边为后面的部队设兵站。翻过了最后一座山鹿马岭(米拉山)后,很快就要到拉萨了。”

1951年10月26日,十八军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,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威武雄壮地进入拉萨城区。一五四团接受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郄晋武担任十八军进拉萨入城式总指挥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郄晋武说:“我接到入城式总指挥这个任务很突然。”

郄晋武回忆说,10月23日,驻扎在德庆(现达孜县)的一五四团正在修整,准备入城式。下午,军参谋长李觉找到他,说:“交给你一个任务,担任入城式总指挥。”本来入城式总指挥是由李觉来担任的,可他实在太忙了,抽不出时间,就来找郄晋武,让他担任入城式总指挥。

“当天下午我就过河赶到拉萨。考虑到要安排三个副总指挥,一起商议入城有关事宜。这三个副总指挥分别是9月9日到达拉萨的先遣支队副参谋长顾草萍,原是一五四团副团长;十八军军内指挥长董军华(音);还有西藏地方政府派的七代本。本来原定的是25日进城,后来西藏地方政府说26日是个吉利的日子,就定在了26日。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对拉萨市区所有街道、各主要路口进行侦察;其次还要确定入城路线,队伍游行路线;还要警戒,保证队伍安全;另外,还要做阅兵和欢迎大会的工作,建阅兵台和大会主席台。我们分了工,涉及到地方的事情由七代本负责,涉及到部队的由部队来做。部队过了拉萨河到了拉萨东郊准备入城的时候,26日早晨,张经武代表和阿乐部长到东郊部队驻地来欢迎部队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张经武代表,他非常和气,很亲热。他介绍了噶厦地方政府的情况,也谈了些部队应该注意的事项,还和部队合了影。我对这件事印象很深。”回忆起当年的情景,郄晋武历历在目。

1951年10月26日,西藏地方政府在拉萨东郊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十八军仪式。一五四团部队以分列式通过主席台接受检阅,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会场。欢迎仪式在军乐队高奏国歌声中开始。欢迎大会之后的游行中,一五四团部队在五星红旗和毛泽东、朱德画像引导下,以军乐队、红旗队、腰鼓队为前导,在《解放军进行曲》的乐曲声中,威武雄壮地进入拉萨城区。西藏地方政府各级官员、三大寺的活佛、堪布、藏军以及各族各界僧俗群众两万多人夹道欢迎。拉萨全城红旗招展,鼓号齐鸣,哈达纷飞,街道两旁,屋顶窗户,人山人海,争相目睹这一盛大的历史场面。

分享到